• 红毛老祖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2-01


 
  萧遥找了个假山后面的死角,一提内劲扒上墙头,向内窥视。 
  「骚货,小嘴舔的不错,老子我的肉棒如果软了,就把你儿子剁成肉馅喂狗。」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红毛老祖——洪久公。
 
  洪久公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道袍,精瘦的身体前端却挑了一根又黑又长的肉 棒,身下趴着一个妇人,衣服也几乎被扒了个精光,只剩一件破破烂烂的纱裙勉 强遮住屁股,两条白皙的长腿此刻布满尘污,这妇人此刻像母狗一般贪婪地舔食 着洪久公那黑不溜秋的肉棒,从凌乱的长发中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庞,萧遥看到妇 人的身段和容颜,不禁吞了一下口水,感觉这场面真是销魂,不禁在想,如果这 美妇人舔的是我的肉棒,那该多爽。
 
  再看旁边正是昨天白天刚结识的楚子羽,楚子羽的身下也趴着一个妇人,年 龄看着较为轻一些,只不过与洪久公不同,楚子羽没有一点享受的感觉,简直像 是在受刑。
 
  楚子羽看样子是受了伤,有气无力的样子,赤条条被两个杀手架着膀子,一 动也不能动,肉棒在妇人嘴里也是软塌塌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 
  洪久公闭着眼睛享受了半刻,猛地睁眼看了楚子羽一眼,一脸的怒容,提起 手中钢刀,用刀背抽在妇人屁股上,大喝道:「骚娘们儿,老子说了,你若是不 能让他的肉棒硬起来,你就只有死路一条,再不把你的骚劲拿出来,下一刀可就 不是刀背了。」
 
  妇人光溜溜的屁股上被抽了一刀,身子一吃痛,抽搐了一下,顿时眼泪直流, 嘴里含着楚子羽的肉棒哭起来。
 
  楚子羽看着这种情形,大声喝道:「老贼,你有种就冲我来,别难为我二娘。」 原来正在给楚子羽口交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子羽父亲的二夫人——宫羽。
 
  洪久公看了楚子羽一眼,说道:「娃娃,爷爷我的种,正被你娘舔呢,我有 没有种,你怎么不问你娘?」洪久公说着话,挺了挺肉棒在楚夫人的嘴里抽送了 两下,好像插得太深,楚夫人小声咳嗽了两下。
 
  楚子羽看着母亲的背影,百感交集,恨不能过去将眼前的仇人活活咬死。 
  洪久公看他越恨自己,心中就越兴奋,嘴上说道:「娃娃,你爹花了不少银 子,才把这宫羽纳成妾,这可是当年京城里有名歌舞姬,如今便宜你这小子了, 现在她的命就操纵在你那条不争气的鸡巴上。」
 
  楚子羽恨得两眼冒火,又喊道:「要杀就杀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」 
  洪久公弯腰把楚夫人的长发撩到耳后,然后说道:「娃娃,我跟你娘说过了, 只要她能让我的肉棒不软,我就不会杀你,她能让我爽上天,我就饶你一命。老 子对待美人,一向说话算话。」
 
  洪久公看了一眼宫羽又说道:「听到老子说的话了吗?你不能让他的肉棒硬 起来的话,你知道你是什么下场吧?好歹你也混过多年的风月场,怎么连撩拨男 人的手段都没有?」
 
  这宫羽一是害怕,二是楚子羽看到母亲受辱心中愤恨,半点心思都没有,这 肉棒就怎么都硬不起来。
 
  宫羽听了洪久公的话更是害怕,顿时心中一横,回身跪倒在洪久公面前,央 求到:「老祖,求你绕过奴家一命,以后奴家愿意侍奉老祖身前,做牛做马全听 老祖吩咐。」
 
  这宫羽也算名动京城的美人,跟了楚子羽父亲几年也没生过孩子,养尊处优, 保养的也不错,如今这么梨花带雨的求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能不动心?再说这红 毛老祖更是色中神仙,还能嫌身边美女太多?
 
  谁知洪久公只看了宫羽一眼,出了一刀,刀法太快,宫羽的头颅掉落很久, 刀口才喷出鲜血,洪久公的弯刀上一点血迹都没沾上。
 
  唉~ ,红颜薄命,本来宫羽只是想嫁个豪门,安稳的过下半生,没想到就这 样香消玉殒了。
 
  宫羽的血,喷洒在楚夫人的背上,楚夫人被热血激的打了哆嗦。
 
  洪久公看在眼里说道:「骚货,贱人的血你怕什么?」
 
  说罢,洪久公用手拂去楚夫人裸背上血渍,然后弯腰用充满血污的手抓住楚 夫人的玉乳,揉捏个不停,手法看似粗暴,但是力道拿捏的却很精准,三两下就 让楚夫人的两个乳头凸起的像两朵要马上绽放的花骨朵似的。
 
  萧遥在墙头窥视,被眼前的情景所吸引,看着楚夫人涂满血污的双乳,恨不 能自己也过去抓两把,甚至想象把楚夫人换成是自己的大伯母,想到这里萧遥的 阳根在裤裆里就不老实,撑起了帐篷。
 
  楚夫人任由洪久公的脏手亵玩着自己的双乳,不停的用香舌来回卷着洪久公 黑黝黝的龟头,她心里此刻大概只有一个念头,这根肉棒不软,儿子就能保住这 条命。
 
  楚子羽看着倒在面前的二娘,又看着正趴在仇人胯下吃着肉棒的亲娘,心中 感觉万念俱焚,心一横准备咬舌自尽。
 
  但是旁边的杀手根本不给他机会抬抬手就卸掉了他的下巴。
 
  洪久公看着楚子羽说道:「娃娃,你想死?老子看你还舍不得死吧?」 
  楚子羽瞪了洪久公一眼,像是在说:「要杀要刮,给个痛快。」
 
  洪久公看着楚子羽的样子,讥笑道:「你别嘴硬,老子刚才看你偷瞄了你亲 娘屁股好几眼,你敢说没有?」
 
  此话一出,楚家母子都是一惊。楚子羽眼睛瞪得通红,说不出话来,不知道 是不是要为自己辩解。
 
  「哼,老子是色中行家,你那点小心思,能躲得过我的法眼吗?」说着用弯 刀拍了两下楚夫人的屁股,发出两声脆响。
 
  「好听吗,听这声音,就知道是个好货色,摸在手上定然销魂。」
 
  洪久公看着楚子羽接着说道:「你娘屁股上这块破裙子,又薄又小,撅着屁 股对着你给老子吹箫这么久,你能不动心?都是男人,老子是可以理解的。」 
  楚子羽好像是被说中了心思,眼神中的恨意和杀气明显少了许多。
 
  楚子羽也似心中着了魔,听了洪久公的话忍不住又望了自己亲娘一眼。 
  楚夫人的裙子早就破的只剩腰间的一小块,薄薄的一层,诱人的肉缝若隐若 现,两腿中间的阴毛更是时不时的露出几撮,看的楚子羽喉头一阵发甜,忍不住 猛吞口水。
 
  他这举动都被洪久公看在眼里,讥笑道:「娃娃,这就对了,人不风流枉少 年,你眼光不错,怪不得宫羽给你吹了半天,你都不敢兴趣,原来你心中想的是 你娘这个骚货。」
 
  楚子羽被他这么一说倍感羞愧,眼神闪躲,完全没有刚才那种要吃人的气势。 
  洪久公看了楚子羽的模样,心中好笑,提起弯刀去撩楚夫人腰间那件只能称 之为破布的衣裙。
 
  洪久公手里这口刀,比一般的刀长不少,弧度也不是很大,只不过刀尖前面 已然弯了过来,像个倒钩。
 
  洪久公就用这倒钩一样的刀尖挑起楚夫人的衣裙,这样一来,楚夫人的整个 臀部就毫无保留都暴露在自己儿子面前了。
 
  楚子羽此刻根本管不住自己心魔,眼睛被眼前的春光所吸引,半寸都移不开。 
  红彤彤的菊门下面是亲娘那粉嫩的肉缝,两边点缀着黒黒的芳草,肉缝的中 间那颗红扑扑的花蕊也是看的一清二楚,这就是自己娘亲的神秘花园了,简直太 诱人了,好像有种魔力,把自己深深吸引,迫使自己不断想要靠近,想要深入。 
  楚子羽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下体,而且是自己娘亲的神秘花园,这种强烈的刺 激使他完全抛弃了世俗理念,两腿间的肉棒就像刚睡醒的一样,慢慢的抬起头来。 
  洪久公看到这情景,心中不免得意,居然用弯钩一样的刀尖拨弄起楚夫人的 两片阴唇来。
 
  这刀法看的萧遥心中惊叹,这力道真是掌握的分毫不差,而且洪久公根本看 不见楚夫人的阴部,还是可以准确无误的用刀尖挑拨楚夫人的下体,萧遥深深感 觉到洪久公刀法已经通神,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。
 
  楚子羽看着洪久公用刀尖挑拨着自己娘亲的两片粉嫩的蚌肉,蚌肉中间的洞 口一张一合,似乎还有泉水顺着洞口缓缓外流。
 
  也不知道是楚夫人被洪久公的刀挑拨的春心大发,还是在自己儿子面前如此 受辱激发自己的罪恶的快感,居然当着自己儿子面,管不住自己的身体,密洞里 的淫水缓缓的流出,湿透了整个阴户,又湿润了洪久公的刀尖,在阳光下楚夫人 的淫水就像晶莹的珍珠一样顺着自己大腿往下流。
 
  楚子羽看着眼前的情形,心中欲望再也按捺不住,肉棒刚才像刚睡醒,现在 的样子已然是完全醒过来了。
 
  洪久公看了一眼楚子羽,讥笑道:「老子原以为你的鸡巴不争气,原来你是 看不上宫羽那贱人,娃娃,你看女人的眼光还不错。」
 
  洪久公把刀尖上蜜汁抹在楚夫人的屁股上接着说道:「你娘确实是尤物,原 来可是『江南双艳』之一的江一燕,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的美人,当年想娶你娘 的人多如牛毛,不知道怎么被你爹给骗回来,绝不是宫羽那种货色能比的,你看 看你娘这身体,你就不想销魂销魂?」
 
  说着使了个眼色,让人把楚子羽架到近前,也接回了下巴。
 
  楚子羽早就被自己娘亲的身体给迷得失了魂,但是心里想这毕竟是我娘啊, 我能吗?我可以吗?那我以后怎么面对我娘,怎么做人?
 
  洪久公看出楚子羽还在犹豫,就对楚夫人说道:「你儿子的肉棒想进入你的 身体,你知道怎么做了?」
 
  楚夫人听了这话,也不怠慢,双手扒开自己的臀部,把整个阴户完全展现在 自己儿子面向,像是一种邀请。
 
  楚子羽看了母亲的动作,心中好像有团火似的无法发泄,涨的整个龟头红的 发紫。
 
  但是楚子羽心中还是有道无法挣断的枷锁,不停的念叨着:「不,我不能, 不能……」
 
  洪久公看的有些不耐烦了,说道:「娃娃,你要是再不争气,我这就送你归 西。」
 
  楚夫人听了这话,吐出洪久公的肉棒,回身对着楚子羽轻声唤到:「羽儿。」 
  楚子羽看着自己母亲依然清秀端庄的脸庞,说道:「娘。我……」
 
  楚夫人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,问道:「羽儿,娘美吗?」
 
  「美!娘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。」
 
  「羽儿,娘的身体美吗?」
 
  「娘……,美,美。」
 
  「羽儿,你不想好好疼爱娘亲吗?」
 
  「娘,我……」
 
  「羽儿,你看看娘的身体。」
 
  楚子羽听自己娘亲的这么说,目光又回到在亲娘的阴户上。
 
  楚夫人柔声说:「羽儿,你二十年前是从这里出生,今天就重新回到这里来, 这里是你的家,娘此刻是你女人,只有你才是娘最在乎的,只有你能给为娘快乐。」
 楚夫人看了一眼楚子羽硬的不像样的肉棒接着说道:「如今是生是死都难预料, 娘现在只想自己的亲儿子带给我快乐。」
 
  楚子羽看着自己娘亲的花园洞口,心中不停的想自己亲娘的话,嘴上念到: 「我要回去,娘也想要我。」
 
  楚子羽总算挣脱了世俗的枷锁,两只手用力抓住楚夫人丰满的屁股,挺起涨 的发紫的肉棒就要冲进二十年前培育自己的地方。
 
  当楚子羽的双手抓住自己屁股的时候,楚夫人眼角划过两行眼泪,此刻她心 的感觉是屈辱,还是幸福呢?
 
  就在楚子羽的肉棒马上就要进入楚夫人身体的一刹那——刀光闪过,楚子羽 的阳具被连根削断,啪的一声掉在地上。下体的伤口喷射出的热血就像喷泉一样 全射在自己亲娘的屁股上。
 
  楚子羽因为疼痛过度,一头栽倒在地上,昏死了过去,躺在地上,下面断了 根的肉棒还在往外喷血。
 
  楚夫人见到自己儿子倒在血泊中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也晕到在自己儿子身 边,屁股上还流淌着自己儿子的鲜血。
 
  萧遥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,如若不是上次被柳三小姐的暗器打的差点丢了命, 加强修炼了稳定气息的心法,这会估计已经被红毛老祖所察觉。
 
  洪久公看着这对母子心情好像十分愉悦,说道:「老子看上的女人,能让你 这小子干吗?耍你啊!」
 
  洪久公大笑过后,一脚踩扁了楚子羽被砍下来的肉棒,看了一眼众人说道: 「想动我看上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,你们知道了吧?」
 
  旁边的的杀手都面露惧色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 
  洪久公目光扫了一眼众人说道:「把这骚货带进屋里,好好看管,如果有什 么差错,扒了你们的皮。」
 
  还有手下问道:「这小子怎么处理,直接宰了把?」
 
  洪久公答道:「不,我答应了他的婊子娘,让我爽,就不要她儿子的命。给 他治伤,让他好好活着,没了鸡巴就跟女人没两样了,我们就把他当兔爷养着, 哈!哈!」
 
  就在这时候,进来一个杀手说道:「禀告老祖,有人发现了苏诗倩。」 
  洪久公眉毛一立说道:「在哪?!」
 
  「在东面山门处。」「带路!嘿嘿!老子要撕了她的裤裆。」说着话洪久公 带着几个杀手出了园门往东面方向奔去。
 
  萧遥一听这老淫魔发现了苏诗倩!来不及多想,尾随洪久公之后,伺机行动。 
  萧遥必然不敢跟的太近,与洪久公保持一段距离的同时,也搜寻着沿途的尸 体,看看有什么顺手的武器能阴这老淫魔一把。
 
  萧遥一边走一边摸索着沿途的尸体,等到了东面山门附近,听响动已然是有 人交上了手。
 
  萧遥赶忙控制内息,慢慢接近山门。
 
  「小美人儿,看的老子心里直痒痒,放下手中武器,别抵抗了,爷是个怜香 惜玉的人,真怕伤了你。」洪久公看着苏诗倩的眼神,就像饿了两天的人看着桌 子上大餐一样贪婪。
 
  苏诗倩没工夫搭理这个老淫魔,舞起手中宝剑,就像在云端起舞的仙子一样 跟守在山门的杀手战作一团。
 
  洪久公只顾欣赏美人的风姿,根本无心上前助战,眼里根本没有这些收下的 死活。
 
  峨眉剑法,身法曼妙,姿势优美,特别是苏诗倩这样的美人用起来确实堪称 世间美景,但是峨眉立派几百年不倒,镇山剑法又岂是花架子,没过十几招,这 些杀手就死的死伤的伤,没有了还手的余地。
 
  苏诗倩击败这些喽啰也不啰嗦,理了一下鬓间的长发,用剑一指红毛老祖, 娇叱一声,喝道:「贼人,不必狂言乱语,再用你那双贼眼看我,本姑娘就刺瞎 你这对招子。」
 
  「嘿嘿!你这小娘们儿够味,爷我看了甚是喜欢,就是有些自不量力,跟我 动手你师父无心那老太婆也不一定能讨到什么便宜。」看洪久公说话的神情,已 然完全已经把苏诗倩当成自己网中猎物,插翅也难飞了。
 
  苏诗倩一听这老淫魔对自己师父不敬,寒着俏脸说道:「老贼住口,看剑。」 
  说着话,苏诗倩身形一动,一招流星赶月,直刺洪久公面目。
 
  洪久公一看,来者不善,也不敢怠慢,挺起弯刀跟苏诗倩二人战作一团。 
  这二人对拆了几十招未分胜负,洪久公不禁心里想到:「这小娘们剑法尽然 如此精妙,跟我对拆这么多招看起来还游刃有余,看来无心这老贼尼在这关门弟 子身上真是下了不少功夫。」
 
  苏诗倩其实也发现眼前这对手实力不容小觑,唯有自己拼进全力才有一线生 机。
 
  萧遥一直躲在暗处,二人的比斗都看在眼里,虽然红毛老祖刀法奇高,而且 刀刀出奇,但是都被苏诗倩一一化解,不得不赞叹峨眉剑法确实是莫测高深,经 过数百年的磨砺已然是浑然天成,毫无破绽可言。
 
  萧遥判断如果照此发展下去,只要苏诗倩体力可以支持的住,那么洪久公招 式总有用老之处,那时就有机会击败这老淫魔。
 
  哪知这洪久公看到久攻不下,虚晃一招,后退几步,说道:「小娘们,你人 美,剑法更是美,不过你要胜我至少还早二十年,看来不拿出点干货是不行了, 等会记得早些认输,千万别勉强,不要伤着自己。」
 
  苏诗倩不知道洪久公的真实意图,不过也不敢松懈,看着眼前的对手,严阵 以待。
 
  只看洪久公,大喝一声,手臂到双肩的关节噼噼啪啪作响,头顶也冒出青烟, 头上花白的头发也慢慢褪成红色,连眼珠也变成血一般的红色。
 
  萧遥大吃一惊,这就是红毛老祖的真正实力?看来似乎功力暴增,连眼睛和 须发都成了红色,难怪人称『红毛老祖』。
 
  就在此时,这洪久公红色眼珠中精光一射,喝道:「小娘们,接招吧。」说 话间将手中的弯刀一分为二,成了双刀,直奔苏诗倩攻过来。
 
  苏诗倩丝毫不敢怠慢,打起十二分小心又与邓九公战作一团。
 
 
【完】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警告︰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。
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色和尚在线视频久百度,日韩av姐姐在线视频之后突然低声对说道晚上